网站首页|民革简介|最新发布|民革时讯|时政要闻|通知公告|参政议政|思想宣传|组织工作
社会服务|祖统工作|妇女工作|友往来好|基层支部|企工委|党员风采|文史天地|专题报道
欢迎光临贵阳民革网    
全文检索: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花小支部 > 理论学习 >
自强而不争的人
信息来源: 作者: 发布日期:2012-05-30 [内容字号: ]

    上世纪80年代末一封台湾的寻亲家书在我的家族里掀起了不小的震动 ,听母亲说是与他们失散多年的“大哥”丁慰慈来寻亲。当时正值台湾与大陆民间刚刚恢复交往人们才从“谈台色变”中恢复过来对;所以大家也不敢过多的张扬。但从大人们神秘的眼神里还是感受到那份发自内心喜悦。那时我是一名小学生,也不敢过多问。后来,随着年龄的增大我逐步从母亲的口中了解我们家与“大舅”一生结下的“不解之缘”。

    上世纪二、三十年代,我的大外公(母亲的伯父)李春明在北京农业大学毕业后,分配到贵州省榕江县当县长,“大舅”的父亲丁卫堂担任大外公的秘书,我的外公李访舟当“卡员“(相当于现在的税务官)。三人经常在大外公家聚会,成了莫逆之交、情同手足的好朋友。” “大舅”小时非常的聪慧,诗词歌赋背得滚瓜烂熟,记忆力惊人,几乎是过目不忘。看到“大舅”如此睿智,大外公就给“大舅”的父亲提出,应送“大舅“到省城贵阳读书。“大舅”父亲说经济有困难供不起。大外公说我原意每年拿出六十块大洋(当时每人的伙食费只需两块大洋),我外公接着说:大哥每年拿六十块大洋,我也每年拿六十块大洋,供他读书没有问题。就这样在他们二老的资助下“大舅”考上了贵阳南明中学,毕业后又以优异成绩的成绩考上了民国中央政治大学,并一直读到毕业。     在中央政治大学期间,当时的中华民国外交部长吴稚晖来贵阳作报告,“大舅”用速记的方法,把吴稚晖的报告内容整理出来,并交吴审阅后见诸于报端,从此“大舅”和吴稚晖建立了深层次的关系。     “大舅”大学毕业后,便分配到民国外交部工作。不久被派往民国外交部驻新疆办事处。在新疆工作期间,新疆省长盛世才借清理红八团之名滥杀无辜,把“大舅”当作“红派”人物“投入监狱。后来民国政府把盛世才调走,在民国外交部的大力营救下“大舅”才得以死里逃生。     那时,“大舅”青睐于我在“湖南大学”中文系读大学的“大姨妈”李淑仙(省民革委员韩云飞的母亲),受到门当户对的旧思想的意识作祟,外公没有赞成这门亲事。而是婉转的拒绝并称自己一直把他当成亲生的儿子来看待。“大舅”也默认了这种结局。于是今生我就多了一个可亲可敬的长辈。     抗日战争胜利后,“大舅”和桐梓县的刘泰祯女士结婚,“大舅妈”系桐梓的名门旺族。并先后生育了三个子女。不久“大舅”被派往中华民国驻苏联大使工作,从二等秘书逐步升为临时代办,行大使权。在此期间,“大舅”亲眼目睹了国民党政权从兴盛到垮台的全过程。     1949年,大陆政权更叠后,国民党政权迁至台湾。“大舅”后来回忆说:斯大林放了他一条生路,没有叫他从西伯利亚方向走,而是让他展转欧洲回台湾。“大舅”率中华民国驻苏联使馆的全体工作人员餐风露宿,历尽艰辛,终于逃到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,欠薪几个月的使馆工作人员才领到薪水。五十多年以后,2002年6月,我的表第李遵白(贵州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研究生导师)到瑞典讲学,从斯德哥尔摩打电话给正在美国的“大舅”,“大舅”激动万分,又想起了他及全家这一段不寻常的经历。当时的“大舅”才34岁,已经开始展示了他的外交才能。     回到台湾民国外交部后,“大舅”被派往中东阿拉伯国家工作,先后担任约旦、科威特等六个国家的大使。卸任后回台湾民国外交部工作。先后担任中阿友协秘书长,《中阿文经》杂志主编,兼任台湾几所大学的教授、《黔人杂志》顾问、“粥”协会长等职,一直到2006年完全退休到美国定居。“大舅”精通国学,精通英语、俄语、阿拉伯语。成为资深的政治家、外交家、著名学者和民国外交部大佬。     与我们联系上之后“大舅”经常与大家书信往来,并寄来许多国外的照片。让我们大家了解外面的世界。“大舅”在与我“七舅”李可仲(时任贵州省遵义市委宣传部副部长)的来信中多次提到:“做人要有良心,善人必有善报,年轻时访舟二叔(我的外公)待我如亲子……     1992年“大舅”与“大舅妈”回大陆访问,来黔参加纪念贵州遵义晚清著名外交家黎庶昌学术研讨会的.由于受到时间的因素我们大家末能与他们见面。1994年“大舅”夫妇受到国家文化部的邀请参加在贵州遵义召开的纪念“沙滩文化”代表郑珍的学术研讨会。他们的到来受到了大家的热情接待。“七舅”夫妇还陪同“大舅”夫妇游览了遵义的风景名胜;并到“七舅”的好友市民革委员董忠蓉女士创办的天龙魔芋食品公司参观。“大舅”每次回来都要给大家带来礼物和赠送美金等。当他看见我的“七舅妈”付美瑜是搞电脑数学教学的;使用的电脑配置较低,主动赠送1000美金给她添置一台电脑,并称这是“宝剑赠英雄”。1995年“大舅”夫妇来黔参加学术研讨会,“大舅妈”的花鸟画也在贵州博物馆展出并获奖。2002年10月,“大舅”夫妇又重访贵州,亲友们又热情的接待了他们。回台前“大舅”夫妇提出要宴请大家,考虑到他们年事已高大家都谢绝了。他们却执意一定要表示心意,并委托表姐操办。亲友们均参加了他们的宴请,宴会上“大舅”还教了大家许多外交接待礼仪的“秘诀”。     2003年5月,当“七舅”得知“大舅”荣获世界文化金奖,赠给“大舅”一副对联:     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中外之变,积满腹经纶,成一家之言,享福禄寿全 践知行合一,交五洲四海朋友,访世界各国,扬华夏精粹获文化金奖。     2003年“大舅”夫妇在台湾举行88岁“米寿“纪念。当时“大舅”还在担任两份刊物的主编。我们大家很是敬佩,他说“人不在乎年纪有多大,而在乎能不能办事”。     2005年5月,在与“大舅”的通信中得知“大舅妈”因病去世,“大舅”非常哀痛。“大舅妈”不仅是贤妻良母,而且是一位著名的画家,生儿育女、相夫教子,还捐资助学家乡桐榇的“希望工程”,和“大舅”相濡以沫六十年。恩爱夫妻的绝别,使“大舅”受到了巨大的冲击,“大舅”病倒了。我的表姐提出叫“大舅”回贵阳安度晚年,由她全力照护。“大舅”来信表示感谢,并告诉大家维嘉表哥已来台湾接他,将到美国度晚年。     2007年11月我们收到维嘉表哥来信,说“大舅”因身体器能衰竭于本年8月15日去世,享年92岁。得到这个噩耗我们大家都无比的沉痛。    “大舅”出生于被称为蛮荒之地、穷乡僻壤的贵州贵定县,少年聪慧又奋发努力。他目睹了积贪积弱的中国,目睹了大陆政权的更叠,从苏联回到台湾后,看到了蒋经国治下台湾的繁荣。改革开放后,又多次访问大陆,亲眼看到了祖国的蒸蒸日上;完全退休后到美国定居,期盼中国的和平统一。他百岁的特殊经历,使他对各种体制、各种党派、各种民族、各种宗教信仰、各种纷争以及之间的联系都有深刻的了解。2002年他看到了我表第李遵白在刊物上发表的文章,称赞瑞典这个国家“自强而不争”的民族性格特征时,马上说自己就是一个“自强而不争”的人。     由于“大舅”长期在新疆和阿拉伯国家工作及各种体制下都生活过的特殊经历,他深知民族宗教问题的复杂性、严重性,说宗教浓厚的国家法律不起作用。他主张美国对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的政策,可采取“盘马弯弓箭不发”。美国陷入伊拉克战争的泥沼后,他预知美元要大幅贬值,说布什是庸人误国。临终前,他对邓朴方的残疾人事业大加赞赏,提出要大力倡导人道主义,社会和世界才能真正走向和谐。“大舅”留下的精神财富太丰富了,值得我们后辈继承和挖掘。     加入民革组织后,我一直有一个愿望,等“大舅”故地重游时,请他为我们的民革刊物题字留念,谁知这个愿望随着他的离世而成为我今生深深的遗憾!   大舅夫妇来筑与亲友团聚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舅夫妇在列宁格勒

(谨以此篇文章献给逝世二周年的丁慰慈大舅)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本页】
Copyright www.gymg.cn 版权所有: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贵阳市委员会
地址:贵阳市金阳新区市级行政中心二期C区4楼 联系电话:0851-87988573
黔ICP备19012754号-1 贵公网安备:52011502000034号 技术支持: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